2018:向大家告別 和好書相遇-人民數字聯播網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记录|广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
廣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過廣告 跳過廣告

2018:向大家告別 和好書相遇

2018/12/28 9:37:40 1427
來源:北京日報 新聞記者:路艷霞



回望2018年,全民閱讀推廣是個亮點,實體書店面貌新穎。文學的良心還在延續,一批厚重題材的新作紛至沓來。今年,饒宗頤、金庸、李敖、二月河等文學大家的離世,帶走了一代代人的青春記憶。

亮眼的數字

若論這一年亮眼的數字,不得不提全民閱讀、實體書店。

今年,全民閱讀“五入”政府工作報告,北京閱讀季年度推廣各類閱讀活動達3萬余場,覆蓋人群達上千萬人次,北京閱讀季四季閱讀主題活動更是讀出了新意。

今年,北京新建了126家書店,其背后是利好政策的激勵。2018年,北京市實體書店扶持資金相比2017年增長近3倍,共有151家實體書店獲得總計5000萬元的專項資金扶持。全民暢讀創始人趙杰拿到了105萬元的補貼,他很感動,“這些資金對于剛剛起步的我們,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讓我能夠更好地思考和調整經營模式。”時至年終歲尾,又一個好消息已廣泛傳播,2019年,北京市委市政府將持續推動全市實體書店建設,市級財政將投入一億元扶持200家實體書店。

面對這些數字,業界人士喜大普奔。但欣喜的同時,還需要“冷靜劑”出場。開書店不是單有情懷就能獲得“保險單”,不是拿了房租補貼就萬事大吉,一窩蜂地辦書店,而不顧及運營思路、后續管理、經營模式,書店的未來不會陽光燦爛。再有,對于扶持資金的使用情況,呼喚有更成熟、更完備的監督、考核體系,讓錢用在刀刃上,給會用的人,而不是撥付完了就完了。

傷感的瞬間

當談論這一年那些深刻記憶時,不可避免地會有傷感的調性出現。就像網友們所言,“2018,天堂HR過分努力了。”

今年我們聽到的最多的是“他走了,帶走了一個時代”“我的青春記憶終結了”“愿您在天堂過得好”。從年初到年末,震驚、哀悼、追憶,成為這一年文化記憶中的關鍵詞,饒宗頤、紅柯、李敖、奈保爾、劉以鬯、金庸、二月河、李希凡等紛紛與人世間告別,他們或犀利的文字、或超人的想象,或冷靜的文風,給讀者留下了永遠的記憶。

2018年,當我們在總結一代大家們的文學貢獻時,我們也聽到了不同的聲音,這些聲音改變了中國人歷來所重視的“死后為大”的傳統,奈保爾、金庸、二月河去世后,對于其作品和行事風格的爭論就被重新提及,金庸的感情生活、家庭生活被爆料,二月河的作品被評“美化清朝皇帝”,對后來宮斗戲的大行其道起了誤導作用,甚至還有人列出了十宗罪。面對逝者,面對被讀者追捧的一代大家,發出不同的聲音,有人說這是民智的覺醒,有人說這是蹭熱點,有人說太不仁義。但無論怎樣,尊重逝者、尊重事實卻是底線,還是那句老話,對逝去作家的最好紀念,就是真正閱讀其作品。閱讀不是一味迎合式地閱讀,而是真正能夠有自己獨立判斷力地閱讀。

搶眼的圖書

這個月采訪作家馮驥才,他說的一句話讓我深有感觸。他說,“作家的良心在筆里。”而且他堅信,在一代代作家身上,這條血脈從未中斷。

這條血脈的確還在。今年年初,作家陳彥的《主角》出世,該作被認為是一部動人心魄的命運之書,一個以中國古典的審美方式講述的寓意深遠的“中國故事”。年底,等來了徐則臣新長篇小說《北上》,這部作品書寫百年大運河的秘史,盛滿了作家的雄心和野心。而李洱的《應物兄》這幾天千呼萬喚始出來,作者花費13年寫就近90萬字作品,這是一部呈現、探索當代知識生活的百科全書,作者以知識分子群體為切入口,寫了幾十年社會變遷,其寫作對讀者是個極大挑戰。明年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將評選,相信這一系列長篇小說精品之作,皆有機會問鼎,文學獎項需要為創新、野心和雄心送上祝福、激勵。

2018年,幾十年前曾經引領文學風尚的作家,依然活躍在文學現場。“傷痕文學”的代表性作家、新時期軍旅文學的代表作家,都有新作面世。韓少功的《修改過程》寫知青,90歲的徐懷中的新作《牽風記》開頭寫著“獻給我的妻子于增湘”,細讀下來文字也是質樸感人。此外,文學批評家競相寫小說也成為文壇一個有趣現象。

當我們盤點文學作品的時候,今年的暢銷書榜單上,經管書卻是個真正的熱詞。面對職業壓力和發展的需要,很多人選擇了經管書,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人們的生存焦慮。2018年亞馬遜的閱讀榜單中,在紙質新書榜前十中有四本經管類書籍。與此同時,圖書市場也一定是經典永流傳,《百年孤獨》《平凡的世界》《圍城》等,依然在各類榜單上活躍著。

留下的遺憾

有欣喜就必然有遺憾,2018年的遺憾其實并不是新遺憾,尊重經典、尊重作者,一些創作者、出版方、傳播者還是缺了這根弦。

今年,名著被糟蹋的風氣還未休。和兩年前相比,在長長的雞湯體書名包裹下,有越來越多的名家或變身雞湯大師,或被塑造成情愛高手,或變成絮絮叨叨的心靈導師。沈從文的書變成了《我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俄國文學家蒲寧也開始被“雞湯化”了,他的書變成《我的青春是一場煙花散盡的漂泊》。魯迅的散文集也沒躲過,被冠以《風彈琵琶,凋零了半城煙沙》之名。在各行各業都講究創意、創新、求變之時,一些出版機構還在走跟風的老路,其固若金湯的“堅守”,著實令人汗顏。

今年,侵權之糾紛花樣翻新。頗受關注的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訴中國知網侵犯汪曾祺作品《受戒》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本月19日一審落槌。中國知網被判侵權,需立即停止涉案作品的下載服務,并賠償原告1萬元經濟損失及1萬元合理開支。業內專家認為,該案對于互聯網環境下,完善文字作品的合法傳播及交易模式具有積極意義。

今年8月,“國內同人作品第一案”一審宣判。作家江南因創作小說《此間的少年》中大量使用金庸小說的知名人物,如郭靖、黃蓉等而成了被告。法院判定江南不構成侵犯著作權,但構成不正當競爭,被判賠償金庸188萬元。無論怎樣,這給創作者和出版方一個警示,尊重經典,尊重著作權,方方面面的細節都不能忽視。(路艷霞)

相關推薦

  • 安徽有不可移動革命文物點逾3000處

    安徽有不可移動革命文物點逾3000處

  • 如何做好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

    如何做好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

  • 推動梅蘭芳及其表演體系的立體化研究——梅蘭芳研究青年論壇綜述

    推動梅蘭芳及其表演體系的立體化研究——梅蘭芳研究青年論壇綜述

評論

0/200

用戶評論0


登錄

不能為空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