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學40年:在國際潮流中“做好自己”-人民數字聯播網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记录|广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
廣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過廣告 跳過廣告

中國文學40年:在國際潮流中“做好自己”

2018/12/26 9:31:02 1147
來源:光明日報 新聞記者:王國平



“在我們足夠吸納了世界之后,現在輪到我們談論給予世界的時候了。一個因改革開放而日益強大的中國,使我們現在可以有信心、有力量說出,中國文學要義不容辭地參加世界競爭,中國當代文學應當走向世界。既吸納又給予,也許這是最完美的格局。我們做到了——是40年改革開放讓我們做到的。”12月24日,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首都文學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在發言中如是說。

40年披荊斬棘,40年砥礪奮進,40年波瀾壯闊。40年歷程,文學在見證。站在新的歷史節點上,如何看待改革開放40年來的文學成就?如何進一步推進文學創作從高原邁向高峰?如何增強中國文學在國際潮流中的辨識度?與會者圍繞這些話題展開探討與交流。

1.沐浴在文學春天的明媚陽光里

“回想當年,感慨萬千。1978年,作為《人民文學》的編輯,我曾為刊物發表別有意味的短篇小說《班主任》和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而歡欣鼓舞。這兩篇作品的面世,意味著文學的春天已經到來。”《人民文學》雜志原副主編崔道怡說。

創作激情的萌動,彰顯出時代的熱浪和文學的張力。改革開放讓文學的活力盡情迸發。軍事文學研究專家朱向前回憶起1984年原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草創之際,只有系主任徐懷中領著一個老師、一個參謀和兩個干事,算得上是“白手起家”。徐懷中時年55歲,歷經風云滄桑又深諳創作規律,更深知軍事文學思維慣性的弊端。師資力量嚴重不足,他就廣邀天下名士前來授課。一批當代著名作家和學者,都登上了學校的講臺。

“一時間,京西魏公村風云際會,名動海內。各位大家,耕云播雨,點石成金。直弄得我們天天如夢方醒,如醍醐灌頂。徐懷中將這種集授課者畢生研究之精華為一次講座的授課方式稱為‘高信息強輸入’的‘密集型知識轟炸’。這也體現出他的匠心:立足本來,汲取外來,面向未來,沖擊學員固有的文學觀念,讓他們迎著八面來風的洗禮,山高水低隨形發展,保持個性,挖掘優勢,‘各行其是’。”朱向前說,徐懷中的教育理念是包容大度、鼓勵探索,這與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遙相呼應。

徐懷中這位軍事文學改革歷程的參與者與見證者,在90歲高齡之際推出長篇小說《牽風記》,刊登于《人民文學》雜志2018年第12期。這部作品以1947年晉冀魯豫野戰軍挺進大別山、揭開了我軍戰略反攻序幕為歷史背景,講述女主角汪可逾入伍投奔光明卻在19歲不幸犧牲的壯烈故事。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徐懷中表示,當前改革強軍的進程如火如荼,原有的軍旅文學不足以描述現在的變革。面對日新月異的軍隊建設和時代飛速的變化,能否持續加以追蹤記錄思考,對軍旅作家提出了新的考驗。

“新生代作家以及所有作家都面臨緊迫的學習任務。在我那個年代,寫的人多,評的人少;現在創作和評論兩個車輪一起行進,推動軍事書寫往前走。”徐懷中說。

2.改革開放的浪潮在筆端涌動

《托起明天的太陽——希望工程紀實》《中國新生代農民工》《站在遼寧艦的甲板上》,后來又寫了《遼寧艦,五歲了》《大國行動——中國海軍也門撤僑》等作品,這是軍旅報告文學作家黃傳會近年來的“成績單”。可以說,改革開放的浪潮在他的筆端不斷地涌動、翻騰。

“我們這一代報告文學作家是幸運的,親歷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進程,見證這場偉大的變革,忠實記錄著偉大國家的偉大航程。報告文學作家必須與時代同行,及時捕捉時代變革中涌現出的新人物、新故事,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精神。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這句老話依然有著強烈的生命力。”黃傳會說。

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進程,是作家創作取之不盡的富礦,也是培養作家、孕育精品的搖籃。

《長篇小說選刊》主編、作家付秀瑩是改革開放的同代人,親身經歷了時代的風云變幻,親耳聽見時代的列車在身畔呼嘯而過的巨響。

20世紀70年代末,她出生在中國北方的一個普通鄉村。時至今日,她依然記得改革的春風吹過中國大地之時,一個村莊內部萬物生長的喧嘩與騷動,依然不能忘記,改革大潮風起云涌之時,中國鄉村沸騰、激越的歷史表情。從懵懂無知的童年,到青澀稚嫩的少年;從熱血奔涌的青年,到穩健沉靜的中年,40年來,她目睹了鄉土中國在時代洪流中發生的深刻變化。當她拿起筆來寫作時,那些波光和云影,那些大歷史中耐人尋味的精神細節,那些大時代風潮中閃閃發亮的人性的光彩,化為文字,成為作品中最為打動人心的部分。

“我們書寫時代,參與構建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生活。40年來,我們的文學始終在場。40年的文學史,也是我們時代生活的注腳,是歷史現場的旁證。”付秀瑩說。

3.從學習到對話,自信地融入世界

2012年10月11日,瑞典文學院宣布,將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中國作家莫言。這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學西漸”進程中的一個醒目路標。隨之,2015年8月,劉慈欣憑借《三體》獲得第73屆世界科幻大會頒發的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2016年4月,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獎。

在沈陽師范大學特聘教授、文學評論家孟繁華看來,這些獎項表明中國文學得到世界性的尊重。從學習到對話,是中國文學與世界文學關系的一個重大變化。中國文學的主體性不斷清晰,越發顯示出自信的姿態,這是改革開放40年中國文學最為重要的收獲,“我們面對西方文學的挫敗感終于成為歷史,中國文學進入了新時代”。

中國作協黨組書記錢小芊表示,如今各國人民更加愿意同中國作家交流、聽取中國作家聲音,中外文學交流日益深化,中國文學、中國作家與世界對話的自覺、自信和能力不斷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學,連同其所承載著的中國故事、中國美學和中國精神,正越來越深刻地參與到世界文學和人類文化建構之中。

“是改革開放讓我們早就開始鄭重地思考‘世界文學’這一觀念。世界上不存在一個只被本國本民族所能理解而世界無法理解的偉大作家。作為擁有幾千年文學傳統的中國當代作家,有責任與世界各民族的作家一起,給人類創造最優秀的精神財富,并且應當通過自己的文學作品,對國際文化產生影響。”曹文軒認為,40年的實踐經驗和取得的豐碩成果,使得大家形成一個共識,即中國文學倘若要實現長足發展,必須將之融入宏闊而深邃的國際文化背景。

不過,面向世界,擁抱世界,并不意味著就要迷失自己、喪失自我。中國作家協會詩歌委員會主任、詩人葉延濱表示,堅守古典詩歌的傳統,堅守新文化運動的傳統,堅守革命文學的傳統,也是當下詩壇的重要特點。特別是中央電視臺的《中國詩詞大會》撐起了傳統的氣場,自媒體傳播手段的發達為傳統寫作者提供了交流的新空間,他們堅守傳統的文化自信姿態值得敬重。

“做好自己”,是中國文學走向未來、贏得未來的底色所在。曹文軒也為中國文學在世界潮流中依然堅守民族性和本土性感到欣慰,“中國文學所特有的氣派和作風,是它的生命之所在。它必須在國際文化浪潮的沖擊下,富有主見地、有選擇地接受國際文化的影響,而不應該從根本上徹底放棄自己、接受湮沒。但要做到這一切,必須要有強大的國家背景。是40年的改革開放為中國文學提供了這樣一個背景”。(光明日報記者?王國平)

相關推薦

  • 扎實做好主題教育 推動黨建工作發展

    扎實做好主題教育 推動黨建工作發展

  • 安徽有不可移動革命文物點逾3000處

    安徽有不可移動革命文物點逾3000處

  • 如何做好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

    如何做好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

評論

0/200

用戶評論0


登錄

不能為空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记录